您的位置 : 小说 > 小说列表 > 仙侠 > 神剑决

更新时间:2020-05-13 22:49:48

神剑决 已完结

神剑决

来源:test作者:分类:仙侠主角:

《神剑决》是作者所创作的仙侠小说,主角叫的小说。主要讲的是:一个少年,一把断剑,就是一个世界。...展开

本书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:

云辰很气愤,他想不出自己平常有什么得罪对方之处,如今却一而再,再而三的遭到刁难,先是周大胖子不给他例钱,就这就是眼前这个云开封,一身老骨头了,都快要作古了,却还要为难自己。

“可恶。”云辰本就不是什么怕事的主,以前骂不还口一方面是因为他对这种小事毫不在意,不放在心上,更重要的是要为了妹妹穆晨曦着想,他一个天不怕地不怕,可是加上一个穆晨曦,他不能太自私,为妹妹惹上麻烦。

可是如今,从云石的插队,周大胖的不发钱,云开封的给废丹,一味的息事宁人竟然给自己来了无尽的麻烦,如果自己再这样忍下去的话,恐怕以后家族之中便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云辰心里冷哼,“他和这些人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自然没有理由为难自己,肯定是昨天拒绝了那老匹夫的缘故。”一想起云宏远,云明远两兄弟,他就恨的牙痒痒。

“哼,你们怎样对我的,我都记住了。”以现在的修为虽然打不过他们,但是有了神剑决的云辰,相信自己没有多久就不用再看任何人的脸色过日子。

已决定不再忍,云辰打算适度的反击一下,他抓起手中的两瓶废丹药,朝着云开封扔去。

只听见嘭嘭两声瓶子碎裂的声音,云开封一个反应不及,堪堪躲过,瓶子砸在墙上,爆裂开来,由于距离太近,瓶子爆裂长生的细小瓷片还是将他的脸刮伤了好几道口子,在他苍老的脸上留下了几道血痕,看起来尤为狼狈。

“小兔崽子。”云开封勃然大怒,惯例丹房的工作虽然在云家中?地位不算高,但是油水丰富的很,况且他的女婿是云家唯一的炼丹师,所以平常都是人巴结他,在他眼中,云辰连嫡系弟子都不是,竟然敢主动出手,简直就是找死。

“既然你活得不耐烦了,那我就成全你。”云开封想起了刚才云石对他所说的,如果云辰闹的话好好教训他一顿。

他本意也是不打算出手,只是刚才的云辰使得他有些狼狈,他有些恼羞成怒。

他现在不仅仅只是想教训云辰一顿这么简单,而是想杀了他。

虽然族规规定同族只见不许内斗,但明里暗里各处争斗还是不断,家族也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,前提是事情不要闹得太大。

对于家族来说,争斗是难免的,有争斗才有进步。

只听见“嗡”的一声清脆的金属响声,云开封的右手上突然出现一把明晃晃的长剑,在清晨的阳光中,散发着寒意。

云辰瞳孔猛地一缩,对方竟然想杀他,否则也不会祭出兵器。

对于一个剑修世家来说,剑是必需品,但是一般来说剑侍之下家族不会给剑,因为给力也没有什么用,祭炼不了。

但是这并不妨碍有些家里有钱,没有达到剑侍修为就已经有了长剑,虽然暂时祭炼不了,但是对于战力来说,还是会提升不少。

云开封做丹房管事已经有许多年,油水肯定捞了不少,能拿出一把剑不会令云辰惊讶,他惊讶的是云开封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族人使用剑,那是触犯族规的。

随即他便明白了过来,云开封的女婿是家族唯一的炼丹师,供应着家族丹药的需求,有时也对外出售一些,是云家很重要的经济来源,所以就算他杀了无权无势的自己,家族很可能也是补了了之,况且族长云宏远和自己父亲的关系不好,顺带也看自己不顺眼,早就想除去自己,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,如今借别人之手除去,他岂不快哉,又如何能处罚云开封,就算有处罚,也只是做做样子,堵众人之口罢了。

到时候就算大长老想帮自己,可是自己一死,他也不会为了一个死人而得罪家族唯一的炼丹师,那样会使得家族的经济陷入窘境。

“这人好歹毒的心思,因为想通了这其中种种的利害关系,所以这么明目张胆的想杀我。”云辰倒吸了一口凉气,不过现在他没有退路。

既然对方要战,那便战。

“叮。”

长剑一声轻响,云开封剑指云辰,没有任何花招,就这么直直的刺了过去。

在他看来,他根本就不需要使用法决,云辰虽然打败了剑之力五层的嫡系弟子,但是修为并不代表一切,他有着足够的自信,几招之力击败云辰甚至击杀他。

望着那刺来的一剑,虽然没有花招,也没有使用法决,但是速度极快,剑所过之处,一连串沉闷的破空声响起。

“好厉害。”一干弟子何曾见过这等情形,全是张大了嘴巴,一脸的吃惊。

云开封先前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看管丹房的老头,凭借着有一个炼丹师女婿才有这份油水充足的工作,可是没有想到他的修为也是如此的惊人。

“哼。”

看着云开封嘴角的那一抹冷笑,云辰冷哼一声,对方明显是看轻自己,好歹自己也是曾经达到过剑之力六层的人物,又岂会被这简简单单一剑的威势给吓到。

“既然你轻视我,那我便让你看看。”

虽然云辰才刚达到剑之力五层的修为,但是他曾经也修炼过几部法决,虽然品阶不高,但好歹也是法决。

“既然你看轻我,那我便拿出让你惊奇的实力。”

在长剑来临之际,云辰突的侧身躲开,避过长剑的锋芒。

“无影拳。”

云辰大喝一声,右手紧握着拳头,朝着云开封的胸膛砸去。

“哼。”

云开封不以为意,只是伸出左手堪堪抵挡,可是一瞬间,他的脸色精彩起来。

“拳法?”

本来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手,力道也不大,可是到了后来竟然变成无数只手,无数个拳头,砸向他全身的每一个角落,“呼呼”的风声不绝于耳。

望着那一分为二,二分为四,最后变为无数只的拳头,他大惧,这么近的距离,他想回撤施展剑诀已经来不及了。

云辰认为,在没有达到剑侍之前,不能祭炼飞剑,人和飞剑不能心意相通,那样即使你修行了剑诀,使用起来的威力也会大大减半,还不如一部拳法来的真实,所以在他十二岁达到剑之力六层那一年就去藏书阁选了这一部拳法。

虽然这三年来,他的修为一直在下降,但是他的这部拳法却是在磨练之下,原来越熟练,威力也越来越大。

“嘭嘭嘭。”

那密不透风的拳影,全都朝着云开封的身体砸去。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尝试着阻挡,可是过不了多久他便感觉到力不从心,这么近的距离,剑施展不开来,又舍不得扔掉,所以被连连击中,一连串沉闷的打击声回旋。

“叮咚。”飞云开封被打的连连后退,飞剑也掉在一旁,嘴角开始溢出丝丝的血迹。

“万拳归一。”

云辰一声大喝,无数只拳影化作一道拳头,狠狠的砸向云开封的胸膛。

“啪啪。”

破空声清晰可闻,云开封下意识的去阻挡,可是他刚才被云辰打了那么多拳,年岁又大,身体开始虚弱,这一拳就算以他全盛时期都不一定接的下来,何况现在。

沉闷的打击声,云开封上身衣物全都爆裂开来,露出苍老却又健硕的上身,他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,身体狠狠的砸在丹房的墙壁上,最后无力的掉落在地。

云辰一个箭步上前,骑在他的身上。

“你这小杂种,我饶不了你。”云开封目眦欲裂。

“啪。”一声清脆的响声,云辰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。

“我和你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一干人等没有想到云辰这么生猛,打败了云管事不说,竟然还敢抽他耳光,难道他不知道云管事有着一个炼丹师的女婿吗?

晕开蒙怔了一下,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,他大吼道:“你竟敢打我耳光,我要杀了你。”

“啪。”

“身为家族长者,为老不尊,该打。”

“你。”

“啪。”

“啪啪啪。”

到了最后,云开封被打懵了,而云辰的手也打的有些发痛,他甩了甩发麻的手臂,站起来,发誓下一次去藏书馆的时候一定要找一本炼体的法决,不然打起架来手痛。

也不去理会躺在一旁脸肿成猪头的云开封,云辰直接拿出两粒洗髓丹,也不多拿,然后朝着财务处那边走去。

至始至终,它占据了一个理字,所以他也不怕云宏远借机处罚自己,只是暗地里肯定会一些人惦记,这倒是很麻烦,况且他也知道云开封有个炼丹师女婿,修为虽然不怎么样,但是会炼丹,在家族中的地位也就很高。

炼丹师在神剑大陆是一个热门职业,但炼丹师却很稀少,因为炼丹师所需要的精神力极为强大,所以很多人挤破了头都进不了炼丹师这个门槛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免责申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20-2021 笔趣搁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黑ICP备20001383号-7

'); })();